首页 cc国际彩球网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格格党 > 都市现言 > 意外 > 第31章 第 31 章

意外 第31章 第 31 章

作者:傅宝珍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19-10-25 17:05:36 来源:②①格格党

他的动作太自然, 以至于周正昀不知道该不该怦然心动,也就只是顺着他的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她感觉不出体温的异常,但人是真不大舒服,就应道, “可能……”

程继文说, “去医院看看?”

“我回家吃个药就好了。”周正昀赶忙说道。按她以往的经验,吃个感冒药,多喝一点水, 休息两、三天, 必然无恙,就算让医生诊断也是这个章程。

然而, 程继文又问,“家里有什么药?”

“还……没有买。”她如实回答。

他点着头, 却说, “还是去医院吧。”

“也不是什么严重的……”

她还没有说完, 就让程继文打断道,“你是学医的?”

周正昀感到莫名,却仍回答了,“不是。”

“既然不是学医的,那你拿得准自己要吃什么药?生活经验不是万能的,如果人靠经验就能好好活着,我就该算到今天会被你痛骂一顿, 提前做好准备。”程继文说。

周正昀笑了出来, 他好像既惭愧又不甘心被她顶撞到哑口无言。她低下头, 轻轻地替自己辩解道,“我不是在骂你……”

“是,你只是陈述事实,所以,不如成全我想当个好老板的心?”

周正昀听得出他是想让他们之间的气氛轻松些,却听不出他是并不在意“我喜欢你”的那个部分,还是不想打击她,或使气氛转化成尴尬,因此忽略不提。

程继文用目光搜寻着两旁的街道,一边说着,“我记得这条路上有一家诊所……”

饶是他的记忆没有出差错,要在诊所附近找到停车的地方,也是颇费一番功夫。但他一点也不急躁,停车入位的动作堪称行云流水。要知道,姚自得是她朋友中唯一一位拥有自己的座驾的,因为姚自得停车技术一塌糊涂,有时还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左是一辆奥迪,右是一辆宝马,他们要停入当中,不小心刮擦到哪一辆都能肉疼半个月),所以当她见识到程继文的开车方式,不由得感慨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车子停稳,程继文解开安全带,却转向后座,一把捞来他自己的外套,对周正昀说,“先穿上,再下车。”

程继文没有给她拒绝的时间,把外套交到她的手里,径自撑开雨伞下车了。

周正昀只好把他的外套穿上,然后打开车门,躲入他早已等候在外面的雨伞下。

他们在骤雨中从一间间商店的屋檐下走过,夹杂雨丝的寒风一阵阵扑来,头顶的雨伞倒是撑得很稳,只是越来越倾斜向她这边。周正昀忍不住握上伞柄,把伞掰正,余光里见程继文稍有一愣,然后笑了一下。

没有走多远,闻到一股雨都冲不散的西药药片的味道,提醒他们已到达诊所。即便是晚饭时间,风刮着、雨下着,亦有不少人坐或站在诊所里。诊所的环境整洁座椅干净,医护人员身穿白色褂子,流程正规。

程继文帮她挂上号,又要来一支体温计,是那种水银的。他有经验地把体温计甩了两下,看了一眼起始温度,才交给她。

周正昀把自己的衣领拉下来些,将体温计夹进胳膊底下,冰冰凉凉的。这个过程中,她也留意着程继文,知道他早已别开头去。

轮到周正昀看诊的时候,她已经取出体温计好一会儿,程继文跟着她一起走到诊室门外,告诉她刚才测出来的体温是三十七点八度,又说,“我在门口等你。”

于是,坐在里面看诊的周正昀只要把头一转,即可看见程继文站在外面低头划着手机,还有一只手是放在裤兜里的。

医生把她的体温计塞入酒精瓶,检查过她的扁桃体,戴上听诊器听了下她的胸腔,询问了她有无过敏药物,然后一边开着药方一边交代她这几天吃东西要忌口。本来就不是大病,两、三分钟解决了。

周正昀走出诊室,手里的药方就让程继文拿走了。他说,“我拿药,你去坐着。”

头重脚轻的人,一旦找到可以依靠的支点,就起不来了,甚至任其摆布——此刻周正昀正是这个状态,乖乖地坐下等待他拿药回来。

医生只开了三天的药,护士抽下一只小的塑料袋装,所以程继文将其拎在手底下的时候,那一只小袋子竟然显得怪可爱的。

从诊所出来,天黑了,雨也柔了,他们又是从一间间商店门外走过,听着路上的汽车轮胎沙沙地撵过湿漉漉的地面,屋檐上的积水咚咚地滴在空调机箱上。

程继文打着伞把她送进车中,才从车头绕过,收起伞坐进驾驶座里。

他拍了拍袖子上的雨水,然后开动车子,说着,“我刚刚搜到了附近有家饭馆,口味挺清淡的,我们吃个晚饭再走,这样你到家就可以吃药了。”

“嗯。”周正昀声音轻轻地应道。确诊自己是发着低烧,她的精神也理直气壮地脆弱起来,仿佛在告诉她,病人要有病人的亚子。

程继文开着车子绕了一圈,又开回诊所所在的马路上。

连周正昀也瞧出来,正要问他怎么回事呢,只见他忽然朝着一个方向定睛,然后喊道,“在对面啊!”

接下来,就是程继文自顾自地抱怨着,“刚才怎么没看见,害我这一顿好找……”

周正昀没有气力地笑起来,她竟是喜欢他这时的抱怨,说不清原因,大概是因为有一点孩子气。

不过,可算是知道姚自得也有胜过程继文的地方——姚自得的方向感和理解地图的本领,还是很好的。

他们走进饭馆,即是从望着华灯初上的景象,融入进华灯初上的灯中一景。

在昏黄的灯光下翻着菜单,周围满是饭菜香味,周正昀沉睡已久的食欲终于复苏,感觉嘴巴里淡淡的,想吃点儿有味道的东西。

她点住菜单上的图片,抬头望着程继文,说,“我想吃沙茶牛杂锅。”

程继文想着说,“感冒发烧好像不能吃牛肉?”

虽然医生也说要忌口,但没有说要忌什么。周正昀违心地说,“没有听说过这个理论。”

“保险起见还是别吃了,等病好了再来吃。”他说。

周正昀缓缓低下头,既像是颔首同意,又像是不得不低头的样子。

程继文以为她是遗憾吃不到自己想吃的,微笑着安慰道,“今晚吃个药睡一觉,明天病就好了。”

他的口吻也不是安抚小孩子那种,可是感觉很温柔,周正昀礼尚往来地抬起头,对他一笑。

她并没有在遗憾自己吃不到什么,只是简单的,在羡慕着他未来的女朋友。

也许是怕她心里不平衡,程继文也点了一份粥。

这一顿饭因为周正昀生病,程继文照顾她不愿开口的身体状态,没有跟她聊东聊西的,只是偶尔给她夹一筷子的菜,非常安静地吃完了。

晚饭后,车在路上行驶约有三十分钟,停到了周正昀的公寓楼下。

周正昀差点睡着,意识朦胧地捏起自己身上的外套说着,“衣服……”

程继文马上说道,“穿着回去,改天再还我。”

周正昀点了头,然后郑重地对他说,“谢谢你,总编。”

程继文因为她还是叫自己“总编”而勉强笑一下,正说出,“不客气……”时,她突然向他靠近,近到他眼里只有她秀润的眼睛。

他惊得连呼吸都屏住,却见她抬起手到他的面前晃了晃,才恍然明白地说着,“哦,是光,我看错了,就想了今天什么事情没有做,忘记戴眼镜了……”

这般念着,周正昀转身去打开了车门,又回头说,“那我走了。”

“……好。”程继文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他才看向车内后视镜,上面卡着一片塑料薄膜,应是让她视觉错误的元凶。

他将这小小一片塑料膜撕下来,漫无目的地朝前方望去。

雨停了好一阵,公寓楼周围那些湿润的树叶在静谧中摇曳发亮,程继文想专注地欣赏夜里的景色,好让自己不要回想她靠近的那一刻……她身上穿着他的外套,所以此刻车里留下的,明明只有他自己的香水味,却为何又感觉很不一样。

正当他出神时,手机上弹出一条微信消息提醒,他点开一看,居然是收到一笔微信转账。转账的人是她,数额是……她的医药费。

程继文看着这一条转账消息,不知道为什么就笑出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