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格格党 > 奇幻 > 以牙之名 > 第72章 第72章 叫妈

以牙之名 第72章 第72章 叫妈

作者:绿野千鹤 分类:奇幻 更新时间:2019-10-25 13:53:27 来源:②①格格党

司君只是笑, 安静吃饭任他捏。

好像打从他说要彼此坦诚开始,这家伙就像添了油的马提灯,骤然亮堂起来。夏渝州捏起三明治咬一口,口感意外地好吃, 再看看一口一口吃得自然的司君:“你现在还吃人类早餐啊?”

他也是最近才知道, 西方种早上是不吃人类食物的,就喝一瓶血。当年在生殖医学选修课上,他给司君塞的那几个包子, 其实很没有必要。

“习惯了。”司君把最后一口吃完, 开了瓶鹿血慢慢喝。

至于这个习惯源自于哪里,不言自明。就连这个用餐顺序, 都是因为夏渝州说空腹喝牛奶不好,坚持要他先吃面包再喝东西造成的。

夏渝州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小时候也不吃早饭, 是水医生要求的。她说, 既然要做正常人类, 就应该好好享受人间的美味,少吃一顿是很大的损失。”

人在一起久了,就会染上对方的习惯。水医生自己不是血族,跟三个血族生活在一起,却能把血族的饮食习惯给改了。

“你妈妈知道你们都是血族?”司君一直想问这事,只是碍于夏妈妈已经过世,不好多说。

“你说水医生?知道啊, ”夏渝州点头, “她跟我爸结婚那么多年, 哪能不知道。”

司君抿唇。

夏渝州反应过来:“你们西方种,不能向配偶暴露身份吗?”

司君把空盘子收起来,递给他一张餐巾纸:“如果要跟人类结婚,就不能告知。”

“哇,”夏渝州擦两下嘴,跟着司君去厨房,看他把杯碟扔进洗碗机,“那怎么可能一直保守秘密呢?枕边人每天早上喝血,能看不出来?”

“戒律如此,所以血族跟人类是不会幸福的。”司君合上洗碗机,按下按键。

夏渝州挑眉,把下巴搁到司君肩膀上戳戳:“那你当初是不是因为我是血族,才看上我的?”

司君一脸正直:“不是,是你先看上我的。”

夏渝州:“……行吧。”

医院那边今天是白班,司君打算先去上班,等下班再去找夏渝州看牙。

“不行,你这牙好不容易消肿了。等再忙活一天又肿回去,什么时候才能看上。”很有原则的夏医生,坚持按照预约来,昨天司君可是跟他预约了上午的牙科的。

司君有些为难,昨天因为太疼了失去理智,只想尽快看好。今天不疼了,又想起自己的全勤奖。然而面对着夏医生的瞪视,只得拿起电话给医院请假,跟这个月的500元全勤说再见。

“你说你,堂堂燕京领主,竟然还在乎那点钱。”夏渝州难以理解,拉开司君那银色跑车,自然而然地坐到了副驾上。

司君坐到驾驶室,转头看看他,伸手给夏渝州扣上安全带:“燕京领主没有工资。”

随着身体的无限靠近,男士淡香水的味道夹裹着浓郁的荷尔蒙扑面而来,夏渝州僵了一下:“我说领主大人,你要撩人能不能先打个招呼,突然来这么一下我有点受不了。”

司君无辜地看看他:“我没有撩你。”

“……行吧,是我自己淫者见淫。”夏渝州说着,偷偷在他腰上摸一把。

司君一个不稳,差点栽他怀里,顿时红了耳朵:“你……”

夏渝州无辜回望:“我可没有撩你啊,这是纯正的占便宜。”

司君没话说了,红着耳朵坐好,似乎没有向猥琐州讨回便宜的打算,发动车子往诊所奔去。

正值早高峰,车子出了小区就开始堵。夏渝州也不着急,拿出脖子里的残镜把玩。昨天晚上那个梦很有意思,先祖竟然是国师,手札中从没有提到过,真是低调谦逊的祖宗。

不过,一只吸血鬼,为什么能混成万人敬仰的国师,总不能是靠给皇帝放血得来的吧?

“东方种一直很尊贵,”司君解释道,“大概是有封建皇帝很需要的技能吧。”

什么技能?

夏渝州看看自己的手,又舔舔那颗血牙,除了把别人转化成血族,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能力吧。

这一点司君也无法解答,关于东方种的记载,很多资料都灭失了。夏家先祖有过什么丰功伟绩也不得而知,只得换个话题:“你为什么要修复无疾镜?”

“这个啊……”夏渝州蹙眉,不知道从哪儿说起。

“抱歉。”安静了一会儿,司君骤然开口。

夏渝州抬头,对上司君歉意的脸,知道他又想多了:“告诉你也没什么,毕竟以后这些孩子也得管你叫爸爸。”

司君:“啊?”

“哎呀,就是,这镜子吧,事关夏家的繁衍。”夏渝州挠头,这是有点复杂,他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五年前,老夏带着他连夜逃出燕京,绕了一大圈之后回到了老家。老家的祖宅还在,不过已经被当做古建筑收走,成为一个不知名旅游景点了。

因为紧挨着原始森林景区,来往游人基本不会往这边走,所以生意很差,只有一个看门收费的。这就给了夏渝州翻墙掏东西的机会,在离开老家回燕京之前,他又彻彻底底翻一遍,还真给他找到了这些宝贝。

“我们家大部分传承虽然断了,但还有一件事老夏还记得,”说到这里,夏渝州声音便低了下去,“那山里,有必须守着的东西。”

司君:“那,你爸爸……”

夏渝州点头:“我不知道要守什么东西,他也没有告诉我他在守着什么。但他说,下一次大瘟疫来临的时候,就是我去接替他的时候。在此之前,我必须有足够的后代以保证夏家的传承不会中断。”

司君瞬间绷紧了身体:“后代?你要怎么拥有后代!跟女人结婚吗?”

“哎哎,看着路!”夏渝州赶紧拍他,让他注意看前方,“我都成基佬了,结什么婚。再说,我们这个种族,只剩我一个纯血种了,以后不会再有纯血种。就算我是个直男,娶妻生子,也没有用。”

司君听出了其中的不寻常,但不好多问。他知道水医生不是夏渝州的亲生母亲,但从小把他养大,那位有血缘的女士他从来不提。“那你以后,也要去守山吗?”

“我这不是在想办法自救么。”夏渝州摸摸他已经爆出青筋的手背,这家伙今天开车竟然没有戴手套。

先祖托梦,叫他多转化血族,这样他们才不至于灭族。所以他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地转化陈默这样的孩子,以完成先祖的期许。他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只要转化够一定数量的后代,他就可以免去守山的苦恼。

而这面残镜,就是快速寻找可转化血脉的工具。

司君沉默了片刻,迅速厘清其中的逻辑关系,提出了一个灵魂质问:“新生血族的后代也是血族吗?”

按照传统,获得初拥的新血族,被称为新生。只是西方种失去了初拥能力,才把这个称为乱用。对于夏家来说,用新生来称为刚刚转化的孩子,在合适不过。

按照先祖托梦的逻辑,如果新生血族生下来的孩子也是血族,那夏家的传承才能算是绵延无断绝。

夏渝州:“……我也不确定,目前可以繁殖的新生血族,只有周树。”

儿子陈默还未成年。

经过跟司君这么一讨论,夏渝州终于清楚了这个任务的前因后果,果然还是得靠司·学神·君给他画重点:“明年周树就退役了,得赶紧给他相个亲。”

司君看着他自顾自地决定,但笑不语。

“阿嚏——”刚打开血瓶的周树,突然打了个喷嚏。

陈默赶紧捂住自己手里的食物,以免被叔叔喷出的细菌污染:“感冒了吗?”

周树吸了吸鼻子:“只打一个喷嚏,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陈默吸了口血:“你的黑粉吗?”

周树:“我猜是你爸。”

“说什么呢!”推拉门被一把推开,夏渝州大摇大摆走进来。

“咳咳咳……”周树顿时被呛到了,“我说,你刚才是不是……惦记我了。”

“没错,我刚还真念叨你来着,”夏渝州大力拍拍弟弟的肩膀,做出长兄模样十分关切地凑近,“小树啊,你看,你们队里的队友基本都谈了网红女主播啥的,有的都分手好几波了,你有没有认识一个呀?”

周树狐疑地看看他,不明白他突然提这个做什么,而后突然悟了:“哦!你终于想通,准备走回正途了!说,你看上哪个了,我给你联系!”

“阿叔。”儿子突然给了叔叔一肘子。

“干什么?”周树顺着大侄子的目光看过去,就见容光焕发的司君正缓步走进来,并对他施展死亡凝视,“我艹?这货怎么来了!”

司君微微地笑:“联系什么?”

“咳,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上班。再不去,我联系你们领导罚你钱。”夏渝州推推还在咕吱咕吱喝早餐血的弟弟,催他回基地。

“我们训练都是下午才开始的。”弟弟不为所动,试图回应司君的死亡凝视,然而那人已经把目光转到陈默身上去了,根本不接他的招。

夏渝州一脸正直:“那赶紧回去睡觉,天天熬夜打游戏,起这么早不怕猝死。”

周树气死:“是谁夜不归宿丢下孩子自己,过后求我过来看孩子的?”

“哎呀,哎呀,赶紧走吧。”夏渝州推着他出门,弟弟就是用来欺负的,用过就扔不必手软。

等把弟弟踢出门,夏医生立时换上了专业的笑容:“客人请去诊疗室稍等,我换身衣服就来。”

司君把目光从儿子身上收回,点头应了。

“爸爸,”儿子颠颠地跟着夏渝州进准备室,小声说,“你俩咋回事,前夫爸看我的眼神怎么好像看储备粮。”

夏渝州摸摸儿子的脑袋:“不,他是在看家族的希望。另外,他不是前夫爸了。以后见了,直接叫妈。”

儿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